[翻譯] Chrono Cross Original Soundtrack (補)

看板 Gamemusic
作者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LINER NOTES...田中弘道 = game producer 「等等,這位太太,您看到了嗎?這可是次世代機唷!」「步タン,阿諾內,人家討厭ㄘ 世代。」。這個世界,從婆婆媽媽的閒話家常到幼稚園小孩們,最熱門的話題就是即將到 來的新型機。硬體的進化,非常好!這才叫電腦啊。真了不起呢,電腦!! 但是,為什麼各位會追求新的硬體呢?在過去,光是看到在黑白畫面上的方形符號左左右 右的移動就很有趣。不過那又如何?才短短的20年又有何變化?你把你的舊遊戲機放哪了 呢。大家對新硬體的期待,不僅僅是計算能力和處理速度的提升,而是對聲音和影像在表 現力上的提升。 現行機與次世代機的性能有相當大的差距。但,就像是汽車上路必須磨合,還有雙葉標誌 (新手上路)一樣,要如攻克山頂般完全發揮新硬體的性能,需要熟練的時間。帶有雙葉標 誌的最先進跑車,還是由F1駕駛員駕駛的上一代轎車,哪個更快? 開場白稍微有點長,不過Chrono Cross可以說是Chrono Trigger的續篇,也可以說不是。 從Chrono Trigger發售以來過了約5年,遊戲機與當時相比已經完全不同,特別是表現能 力大增。我們這群人現在是現行機的F1駕駛,或稱熟練的遊戲達人。如果將現行機的性能 發揮至極限或許能做出不輸給次世代機的東西,這就是Chrono Cross項目啟動的目標。 Anti-Square的各位,總說「史克威爾,砸了這麼多錢,給我做出點東西!」,我只想說 別傻了。不管花多少錢,對於那些沒有職人技術和熱情的傢伙,不管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做 出像Chrono Cross這樣的遊戲。實際上即使不花什麼錢,Cross所有登場的角色,就只是 由兩名遊戲職人所建模,而從怪物設計至紋理只由一名男性邊哭邊製作。當然,音樂也只 有光田君一個人作曲、編曲,並將其資料化。 最後,來談談音樂。這是什麼樣的聲音啊。以前,曾經有一段時期遊戲音樂只能表現出「 PICO PICO PU」。但,你能用擬音詞呈現Chrono Cross的音樂嗎,我想我不能。手指在吉 他弦上滑動的聲音,啊~那技巧細微之極致令人沉醉,根本是藝術。而且玩過遊戲的各位 應該很清楚,畫面細緻地簡直不可置信。hmm...,和光田君一起製作遊戲的都是些腦袋有 問題的傢伙吧?都不懂得偷工減料,真是一群遊戲笨蛋。 也就是說,即使是現行機種,只要你有職人般的熱誠,在今時今日,想做出這種等級的作 品,我想就算不用次世代機也可以辦到。 LINER NOTES...加藤正人 = 惡人的爪牙 那麼,終於,另一個令人愉快的噩夢即將要結束了。這次我們該談什麼呢?總之,就先給 各位看看Cross發表時所寫的文章吧...。 自從Chrono Trigger問世以來,已經過了4年的歲月。在這段期間,我參與了Radical、 FF7、Xeno等軟體開發,過程中可能與你一度心靈契合,然後又遠離了你...。 現在為什麼是Cross呢?談到從Trigger演變到Cross的經過,就必須談到Radical。 Radical是Chrono剛完成後由少數人,經過大約3個月的時間創作出來類似私人電影的遊戲 。原本沒有打算這麼做,但等到發現時,就變成描述Chrono中某位子角色的後續故事。或 許是在Chrono中無法說完,當中某個人的結尾,我想好好地給他一個合適的完結。 然而,在最後期限的壓力下,不眠不休的匆忙工作並沒有取得成果,Radical的故事以半 途而廢的形式結束了。...嘛,有時候就是會發生這種情況。 在那之後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年...難以進展的Xeno也終於結束,被問到下一步該怎麼做的 時候,在我心中,響起了基德的聲音。「我的戰鬥,還沒有結束」。 因此,一群愚蠢的Radical Dreamer又站了起來......。 這一切,都是由Chrono Trigger開始。 但是, 就如同前面提到,從那之後已經過了許久,使用的硬體也已經不同。以我們現在 雖不軟弱但也不熟練的情況下,也不敢保證現在能做出和Trigger一樣的東西。我們的目 標是新的系統、新的樂趣。於是就這麼留下了與Trigger同樣的感覺與氣氛...。 又開始不斷反覆地失敗與摸索,歡樂與絕望的日子拉開了序幕。當然,它的中心是基德與 塞爾吉...。 因此被稱作Chrono Cross而不是Chrono Trigger 2。並非只是單純地繼承Trigger,而是 與Trigger交錯,另一個不同的Chrono。到片尾的時候,你們大概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但願,延續著Chrono與Radical,基德的戰鬥,能在Chrono Cross迎來完結。我也希望, 無論是否知道Chrono與基德的人,都能享受這款Chrono Cross。 是的,因為觀看星星的夢想,還沒有結束...。 嘛...就是這樣。仔細想想,還有什麼能補充的呢?對於不願意去聽的人們,我想無論說 什麼都傳達不了給他們吧。 但,這確實是我們現在的Chrono,以這種形式所創作出新的Chrono,我感到很滿足。 在開發進行到最終階段的初秋,正當大家被迫忙於調整與Debug時,不知為何只有我,老 套地陷入了埋頭苦幹製作Event資料的泥沼中...。 在某個時候,我疾駛著我的摩托車 啊啊~~我彷彿聽到了夢想振翅的聲音... 不知道為何,我突然這麼想。 是什麼樣的夢想,從各位的手中飛向藍天呢? 我也期望你是一個Radical Dreamer。 是的,因為我們的夢想,還沒有結束。 LINER NOTES... 山崎良 = sound programmer 各位在玩遊戲的時候,有特別去注意聽到的音樂是從CD出來的還是從PS內藏音源出來的嗎 ? 可能有些人會回答「只要是好音樂哪種都沒差吧」,但這對於我們這些處理聲音的人來說 可是個大問題。 在硬體中,要在小小的記憶體內塞入聲音,比起普通的錄音要花費更龐大的時間與力氣。 在與從未使用過內藏音源的外面的作曲家工作時,都會對那絕望般的規格嚇到啞口無言。 也因為這個理由許多作家,對於使用內藏音源作曲都抱持著一種果斷放棄的念頭,但透過 這次與光田桑一起工作,我完全沒有感受到這種悲觀的態度,反倒說正是因為要用內藏音 源才有挑戰的意義,對於這種正向的態度我深感同意。 然而無論如何在傾向於機械式的電腦上,要將演奏表現出「人味」,我認為這次的嘗試多 少有些魯莽,但想通過音樂傳達想傳遞的東西,對於光田桑的這種熱情與堅持,我也無數 次被鼓勵。 說到底,用內藏音源發出這麼好的聲音這等事,不過就是開發者的自負,以及隨著硬體發 展過程中被遺忘的技術罷了。但我希望各位記得,曾有那麼一段糾葛的歷史,是不管在哪 個時代,用什麼樣的硬體,開發者傾注當時所擁有的技術傳達想傳遞的東西。 要是各位能聽聽我們在這張原聲帶當中所講究的細節,並稍微思考一下對遊戲音樂的看法 ,那就是我的光榮。 Interview with みとせのりこ 光田康典【以下、光田】 這次請了みとせ桑替遊戲演唱片尾曲,真是辛苦了。長期參與製作想必很累吧? みとせのりこ【以下、みとせ】 誒?我很開心唷。看我緊張與笑容的波狀攻擊(笑)。因為能一邊工作一邊觀看遊戲開發的 進度,時間長對我來講反倒效果不錯。這讓我對「Cross」的更加依依不捨。 光田 最一開始先給みとせ桑試音帶,然後請妳寫歌詞...,過程中我和導演加藤桑和みとせ桑 三個人一直在修改內容,曲子也變得跟原本不一樣,妳沒有想說「這人到底在做什麼」嗎 (笑)? みとせ 真的變很多呢~!不過,我也很享受像這樣越變越好的過程。因為光田桑和加藤桑都不允 許任何妥協,當我們三人一邊聽曲一邊討論,總是會有「這裡應該不是這樣...」的時候 。 光田 就像是顧此失彼呢...雖然感覺上好像永無止境。和繪畫一樣,要搞清楚做到什麼程度才 是完美的,是最困難的一件事。話說回來,歌詞剛完成的時候,我請みとせ桑和加藤桑兩 位來我家並唱了暫定的歌...在非常狹窄的隔間呢(笑)! みとせ 啊啊,培養槽(爆笑)!!在狹窄的玻璃隔間,加上被各種白熾燈泡照亮,所以在那隔間唱 歌的時候就好像齁呀呀~我好像飄到了某個很遠的地方(笑)。幸虧這樣我湧現了許多靈感 ,也讓我與音樂和歌詞建立了更深的聯繫。我們一直討論這討論那的直到深夜,情緒相當 High呢。 光田 因為有事先準備,結果比我想像中來的好,那みとせ桑對自己的表現滿意嗎? みとせ 自己的表現...表現啊...阿~不過在片尾的畫面聽到這首歌就覺得真不錯...(感動流淚)。 光田 完全沒回答(笑)!嗯~好吧,這次也請みとせ桑寫了歌詞,在寫的時候妳最注重的是什麼 ? みとせ 「Cross」的世界觀,是延續「Trigger」的世界觀吧。也就是那個世界已經存在於「 Trigger」玩家們的心中對吧。儘管在「Cross」當中沒有直接出現,但我也想好好珍惜這 種無形的聯繫。而且加藤桑的劇本和台詞有著獨特的力量,因此我希望能寫出完美契合那 種力量的歌詞。加藤桑幫我改了好幾次歌詞,我認為結果還不錯。樂曲方面「Trigger」 和「Radical Dreamer」也有連接吧。 光田 的確。我也非常在意曲子。很煩惱要怎麼將所有音樂主題與劇情密切結合。那個嘛~就像 初戀一樣(笑)。過了幾年不見你只會留下好的印象不是嗎?同樣的,喜歡「Trigger」的 人,他們內心所建構出的世界觀,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膨脹,因此自「Trigger」推出後 經過的4年歲月,對製作團隊來說是一種煩惱,這不僅僅只有在音樂上。所以至少,我們 必須做出比「Trigger」給人那種好的印象再更上一層樓的內容。就這意義上來說,這是 一段艱苦的過程,即使已經開始錄音,我們也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修改旋律及合唱,並因 為發音問題而修改歌詞。總之,在錄音上我嘗試了至今為止沒有體驗過的創作方式~就許 多層面來講,みとせ桑有什麼新的發現嗎? みとせ 我通常會和作曲家一起,藉由改變音樂與歌詞來創作歌曲...。因為有了曲子、歌詞、歌 聲才會有一首歌,所以我很希望這三者能夠有良好的共鳴。不過這次我感覺特別強烈... 。以光田桑為主的所有成員向心力都很強。在曲子、歌詞和歌聲中,我發現了某種更密切 的東西。光田桑你很少會這麼做吧? 光田 的確如此。基本上遊戲中,都是以器樂為主,這些我通常能靠自己全部完成,所以我幾乎 很少在錄音室修改歌詞(笑)。至於演奏我通常是在錄音室才考慮的呢。 みとせ 在錄音時你完全不會妥協呢。雖然你對於音樂的方向很明確,但對於錄到意料之外的聲音 ,「那也OK」的這種靈活性,我覺得很佩服。 光田 誒!這樣啊?與其說是靈活...其實我也沒想那麼多(笑)。嘛,只要樂曲的樣子沒什麼改 變基本上都沒問題,感覺聽起來不錯的話有何不可!?這裡我換個話題,我聽說キルシェ 原本就是以ZABADAK的Copy Band為主來活動,聽到這次的吉他手是ZABADAK的吉良桑妳有 什麼想法?應該很緊張吧? みとせ 當時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回想中)。 光田 在最一開始的Take妳的聲音非常的僵硬呢。不對...那個Take我應該把它當作Bonus Track 放到專輯裡(笑),呵呵呵...。 みとせ 呀~~~,住手~~~(悲鳴)。那個該不會還留著吧?你把它刪除了吧...? 光田 才不呢!放心我好好的保存在金庫裡。妳要是想聽的話我隨時可以借妳(笑)。對了,除了 片尾曲,妳好像還蠻喜歡用遊戲中"奇怪"的聲音唱歌,果然妳很喜歡這些怪聲嗎? みとせ 很喜歡~~(興奮)。還被加藤桑稱作「鬼女的呼喊」(笑)。我還喜歡像保加利亞Voice、 Joik、Alternative、Primitive之類的音樂。真想多唱一點哪~。總覺得光田桑的樂曲有 那種血統。會說「果然」的光田桑肯定也很喜歡吧,奇怪的聲音(笑)。 光田 我是很喜歡怪聲。啊~這樣講好像會被當成變態。我最喜歡的應該是保加利亞Voice。有點 像是美中帶刺的感覺...。相反地,純淨的聲音除非真的很優美,否則我可能不會喜歡, 甚至到有點怕的感覺。妳在妳的Band裡沒做過那種音樂嗎? みとせ 很想...非常想...。光田桑沒參加過Live或者參與Band的活動嗎? 光田 Band!雖然我很喜歡演奏,但我技巧很差而且我極度地怯場...(笑)。不過聽起來蠻有趣 的,我也準備了各種計劃,至於何時成行還不確定...。那麼最後,請妳介紹一下妳的 Band,還有想傳達什麼訊息給這次聽了音樂的人,並談談今後的活動,說些想說的話做個 Ending。 みとせ 我是キルシェ(kirche)這個樂團的主唱兼作詞。是こっち系(?)的音樂後裔。各位還喜歡 「Chrono Cross」嗎?感謝所有工作人員的照顧,各位辛苦了~。我知道各位在玩遊戲的 時候,可能專注於戰鬥與對話,所以無法好好地聆聽曲子。無論在遊戲中是否有聽完所有 曲子的人,我希望你們能好好地享受這張CD。然後在將來的某一天再會吧。 光田 那麼,みとせ桑,感謝妳參與我們的討論。再會!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34.123.17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GAMEMUSIC/M.1665400762.A.535.html ※ 編輯: singy (1.34.123.174 臺灣), 10/11/2022 11:44:57